打篮球激烈的场面描写 www.wqtav.com

重慶警務信息化專家艾武: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
來源:重慶晚報 更新時間:2019-11-05

換領身份證不用回老家,同城遷戶口只跑一次搞定……近年來,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管理信息化建設跨步升級,帶來的一系列便捷體驗讓市民的生活幸福指數大大提升。這與警務信息化專家、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總隊人口管理支隊人口信息管理科科長艾武密切相關。從警27年來,艾武帶領科室一班人堅守為民服務的初心,勇挑重擔、銳意創新,積極推動治安系統大數據智能化建設。

他是重慶人口管理信息化建設者

27年來,艾武一直從事信息化工作,參與了重慶人口管理信息化建設的全過程,他既是這一進程的組織者,又是實施者。

1992年,大學為工業電氣自動化專業的艾武因具備計算機知識,被分配到原市公安局戶政處人口管理信息科。這一年,剛好計算機錄入開始逐漸取代人工填寫戶籍和身份證信息?;登珊?,艾武的職業生涯與人口管理信息化建設一同起步:1995年,培訓全市戶籍窗口民警使用公民人像采集新系統;1999年,全市推行身份證升位換代工作……艾武既負責制定方案,又負責下區縣指導培訓,他們科室14個人,用了3年時間,跑遍了重慶所有的區縣。整項工作于2002年完工,奠定了重慶人口信息化管理的基礎。
在人工填寫時代,即便錄入人細心謹慎,仍不可避免地存在信息錯填、誤填、漏填的情況,更為嚴重的可能造成“重口”(即一人不止擁有一個戶口)和“重號”(即一個身份證號不止一人使用)。

為解決“重口”“重號”問題,消除基礎身份信息錯誤給群眾日常生活帶來的困擾,艾武帶領信息科一班人通過人口管理信息系統進行篩查,將“問題信息”推送至對應的區縣局派出所,由派出所民警進行核實、更正,再回傳信息科進行更正。耗時3年,“重口”“重號”問題基本得以糾正。

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艾武介紹:“這類問題近年來已經很少見了,但在十多二十年前卻比較常見。比如2004年,重慶有‘重口’10萬人,‘重號’20萬對。這就意味著,當時有至少50萬人在生活中買房購車、辦理銀行業務、遷移戶口等方面面臨著與湯先生類似的問題?!?br /> 他是治安管理信息化業務精英

“艾科是我們年輕人學習的好榜樣,他業務精、技術強,對新事物保持高度熱情和敏感,學習能力特別強?!斃畔⒖頗昵崴妒棵窬挪┧燈鳶浞淺>磁?。

憑借勤學善鉆,艾武成為治安管理信息化領域的業務精英。他是計算機高級工程師、重慶市第五次黨代會代表,曾先后榮立個人三等功5次,獲個人嘉獎6次,獲評青年崗位能手、全國人口信息管理系統建設先進個人、科技強警示范城市建設工作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是公安部治安局信息化專家、市公安局專家人才庫專家,市市場監管局標準化專家。

2010年,戶政處并入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總隊,至此,艾武的信息化業務從單純的人口信息管理拓展到與監管行業場所最廣的治安信息化管理。曹龍文說:“艾武是一頭任勞任怨的老黃牛,組織新加的任務都會把它做精做強?!?

比起緘默的老黃牛,用微笑的駱駝形容艾武似乎更為貼切,因為他始終微笑淡然,哪怕遇到比較棘手的工作,他也舉重若輕。比如牽頭擬定重慶市地方標準《房屋建筑地址信息規范》,構建標準地址庫3100萬條,他說就相當于給重慶的房屋“上戶口”。

這是一項繁瑣、漫長、枯燥的工作,艾武一班人硬是憑著一股認真執著的韌勁兒,一點一寸地將地圖做了出來。經過三年時間,全市建筑電子地圖標注完畢,走在了全國公安系統同類工作的前列。

這套地圖結合戶籍人口信息,能夠明確某一區域的人口特征。

艾武并未止步于此,他又進一步開發了警用電子地圖,由一線民警對案件進行標注,可以直觀反映各地區、各時段的高發案件類型。以此為依據,市公安局對同類型案件高發區域進行掛牌整治,責令當地公安機關重點整頓,待發案頻率降低后再摘牌,有助于公安機關對社會治安的動態管控。

他是用心服務群眾的文藝暖男

艾武組織參與的信息化工作大多不能立竿見影,應用后卻是關系群眾福祉的民生工程。這個沉著理工男,本著為民服務的初心,默默搞出一些讓群眾受用的暖心小操作。

以前遷戶口,群眾需要從遷入地開許可,接著到遷出地下戶口,再到遷入地上戶口,在材料齊全的情況下至少也要跑3趟。隨著治安管理信息化水平的提升,艾武思考如何向數據要效率、向科技要警力。2007年,他與同事們在全國率先實現了區縣內戶口網上遷移一站式辦理,這樣區縣內戶口遷移群眾只需跑1趟。

“光是07年,市內戶口遷移就超過40萬人,一想到他們每人至少少跑兩趟,我就覺得這份工作特別有意義!”說到這里,艾武笑得特別滿足。
艾武在推進治安管理信息化進程中,積極實踐“互聯網+”治安管理,實現了7項戶籍業務、3項治安業務的互聯網受理;完成與財政非稅收入電子化系統的對接,實現了戶口居民身份證工本費支付寶、微信等聚合支付。他堅持從群眾角度出發,在開發公眾應用??槭筆賈氈屑蚪?、高效原則,能讓群眾少輸入一項就少輸入一項,能讓群眾少打一個字就少打一個字。他將這一理念貫穿到互聯網服務平臺的開發上,共計開發了大大小小的軟件30余個。

當被問到這么多年一直從事需要不斷學習的信息化工作是否會疲勞厭倦時,他說:“信息化工作有一種魅力,它充滿未知性,吸引著你一直學習,不斷完善,追求更好。就像以前人們難以想象戳幾下玻璃屏就能隔空交流,現在我們也無法預知未來人們生活會有哪些變化?!彼等萌嗣翹逖櫚繳畹拿籃?,他的職業成就感和榮譽感就實現了。(記者 余珂靜)